芬兰华人网上线

芬兰华人网上线,汇总各种优质内容,并将得到持续开发 https://www.chinese.fi

搞笑的美国政客斯金纳



  • 美国国务院政策规划局主任基伦•斯金纳 (Kiron Skinner)发表言论视频截图
    近日,美国国务院政策规划事务主任基伦•斯金纳的“文明冲突论”引爆了国际政治舆论圈,甚至遭到了其本国具有相同“文明”归属的亚洲观察人士的坚决抨击。斯金纳将自己的历史虚无主义观点展现得淋漓尽致,成为了一个搞笑的美国政客。斯金纳甚至忘却了自己的肤色,忘却了自己的非洲裔民族根源与在美州发展的血泪史,大言不惭的谈论所谓“中美文明与冲突”。
    斯金纳主要观点
    4月29日,斯金纳在美国智库“新美国”主办的“未来安全论坛”上,针对“中美目前较量”发表观点称:当前中美较量与冷战不同,中国构成了“独特的挑战”,因为中国“不是西方哲学和历史的产物”。“我们正首次面对一个非白色人种的大国竞争对手”,美中之间的冲突是“一场与一种完全不同的文明和不同的意识形态的斗争”,美国正在制定基于“文明冲突”的对华关系框架。
    斯金纳的这种个人言论,使得美国官方和学术界尴尬至极,连累美国国务院也在国际舞台上成为笑柄。国际社会一片哗然,各国民众纷纷谴责其为美国“新种族主义”的代表,搞笑的是这次美国“新种族主义”的代表肤色换成了黑色二、什么是“文明冲突”论
    “文明冲突”论是由美国哈弗大学已故政治学教授亨廷顿(Samuel P. Huntington)提出的一个著名理论,亨廷顿认为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世界,文化与宗教认同将是主要的冲突来源,今后的战争将不在国与国之间爆发,而是在不同的文明之间爆发。
    1992年,亨廷顿在美国企业研究所的一个讲座上最早提出这一观点,1993年他在美国《外交事务》杂志上发表了“文明的冲突?”一文,以回应他的学生福山1992年发表的《历史的终结》一书。1996年,亨廷顿为进一步扩展这一理论,又撰写了《文明的冲突与世界秩序的重建》。他的这个理论有其进步性和历史局限性,受制于国家政治体制限制,在政界和学术界一直存在很多的争论,美国911事件的爆发给与了这个理论很大的发挥空间。但美国很多人类学家、政治学家、历史学家、哲学家等对此并不认可,有人认为这只是给与了美国一个“武力”挑战其他文明的“借口”而已。
    斯金纳不当言论已经引发美国本土相关领域思想动荡
    斯金纳的“文明冲突”论发表后,已经引起了美国本土想关领域的思想动荡。很多美国亚洲观察人士抨击称:这种观点,体现出美国部分官员阶层对中国本身以及中国对美国构成的挑战存在根本性的误解,而且至始至终是一种种族主义的评估。
    邓志强(Abraham Denmark,威尔逊国际学者中心亚洲项目主任,前国防部负责亚太安全的副助理部长)在自媒体上称:“如果这篇文章准确的反映了国务院对中国的想法,那么它意味着它对中国本身以及我们所面临的挑战都存在根本性的误解。如果说美中竞争是美国第一次面临一个强大的竞争对手不是高加索人,那么二战的太平洋战区怎么算呢?他说,更重要的是,种族与这些有什么关系?斯金纳的基本观点是正确的,即中国与苏联不同,美中竞争的本质也与美苏争斗不同,因此需要一个不同的战略。”
    史文(Michael Swaine,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的中国问题专家)对于斯金纳的观点反应更为强烈,他说:如果(报道)准确,这种基于种族主义的,对中国威胁的本质的一种评估,是相当令人震惊的。而它来自国务院使情况更糟糕。显然,问题不在于中国的体制而是中国的文化?美国政府真的走上了一条对中国这个挑战做出疯狂描述的非常危险和令人沮丧的道路。
    安德鲁•杨(Andrew Yeo,美国天主教大学政治学副教授)也表达了对斯金纳的反对观点,他说:中美之间不是文明之间的冲突,她的这种观点很容易建立起不同种族的对比。就文明冲突而言,我不认为美中之间是一种文明的冲突,更多的是意识形态和价值观的不同。的确,美国与亚洲国家存在过紧张关系,在上世纪80年代日本崛起时甚至出现了种族方面的紧张,但这并不表明他们之间不能合作,尽管他们有着不同的文明背景。事实上有很多案例表明,美国与亚洲国家可以进行很好的合作,例如美日之间和美韩之间的合作。我不见得认同这种描述。它不只是文明之间的差异,还有其他方面的组成部分,可能是美国的战略,也可能涉及竞争与实力以及不同的价值观,而不只是不同的文化与文明。
    萧良其(Russell Hsiao,全球台湾研究中心执行主任)称:美中之间的新冷战并不是文明之间的冲突。特朗普政府应当进一步说明它的意思,而目前人们没有必要就这个问题胡思乱想

    四、美国官方应当正确认识 “中美贸易”博弈的本质问题
    斯金纳负责的美国国务院政策规划司是一个美国务院内部研究机构。在二战以后,该机构负责人包括遏制政策之父乔治•肯南、影响了美国冷战期间防务政策的前副国防部长保罗•尼茨、约翰逊总统的国家安全事务特别助理罗斯托、前驻华大使洛德以及前副国防部长沃尔夫维茨等。该机构本身就是美国“冷战”时期的产物,为了遏制他国发展,制定“冷战”政策而生。既然,美国政府多次高调宣称,“冷战”已经结束多年,那么是时候考虑该机构的去留问题了,否则将成为美国与世界交流发展的实际阻碍。
    “各种文明本没有冲突,只是要有欣赏所有文明之美的眼睛”。文明之间是没有冲突的,有的只是利益冲突。某些因为具体利益引发的冲突,绝不能提高到文明冲突的层面。一些政治人物、既得利益集团,假借文明的名义来为自己争取利益,打着文明的旗号才会发生冲突。文明之间只有多样性、共荣性、包容性、互补性,并没有冲突性。
    斯金纳“文明冲突”论的背后,其实蕴含着美国部分官员阶层的“文明”优越性观点。认为,美利坚民族的文明优于你,我的文明是普世的,大家必须接受。你的文明是劣等的、野蛮的,应该被淘汰,这才是冲突的本质根源。
    因此,美国官方应当正确认识当前一些人把一些具体利益的冲突上升到文明的冲突,根本没认清文明之间平等的本质,这种想法是很危险的,只会混淆视听,解决不了任何问题,也是非常愚蠢的。



  • 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


 

出售广告位

最新主题 -- New Topics